首頁 | 注冊 | 登陸 | 網站繁體 | 手機版 | 設為首頁 長沙社區通 做長沙地區最好的社區門戶網站 正在努力策劃制作...

您的位置:長沙社區通 > 新聞 > 娛樂 > 電視 > 電視劇《北平無戰事》中的孤臣孽子難救家國
電視劇《北平無戰事》中的孤臣孽子難救家國
網址:www.clubeurogestion.com 編輯:長沙社區通 時間:2021-03-28 點擊:

圖片

《北平無戰事》里的方步亭說了一句話:從來沒有孤臣孽子能救國救家的。

孤臣孽子,指孤立無助的遠臣,和賤妾所生的庶子, 引申為不容于當權主流但心懷忠誠的人。

整個《北平無戰事》就印證了這個觀點,蔣經國帶著曾可達、梁經綸這樣一群孤臣孽子,一面跟共產黨作戰,一面跟國民黨內部的腐敗主流作戰,以鏟除腐敗爭取民心,期望以此獲得戰勝共產黨的資本,所謂一次革命,兩面作戰?勺罱K還是失敗了,蔣介石在關鍵時刻受到巨大壓力,沒有支持蔣經國,反腐敗和幣制改革失敗,蔣經國被貶,梁經綸遠走美國,曾可達自殺。

蔣經國這一群清流自稱為孤臣孽子,是因為國民黨主流就是根深蒂固、盤根錯節的腐敗,而蔣介石本人,一直離不開這個腐敗體系的源源不斷的能量供給。

孤臣孽子難救家國,因為局部力量無法顛覆整體體系,體系不供給能量,局部只能枯竭。

《北平無戰事》里,方步亭是一個極深刻的人物,他哲學般的預言了蔣經國必將失敗,他在國民黨統治的政經體系里如何自處,是巧妙的。

方步亭不是國民黨,只是一個技術官僚,但既然在國民黨體系內,就必須為其腐敗服務,所以梁經綸和何其滄這些清流是看不起方步亭的。梁經綸對何其滄說,你跟方步亭做朋友,不覺得丟身份嗎。何其滄沉默以對。

這當然看錯了方步亭。

因為孤臣孽子難救家國,所以方步亭不會去干蔣經國那幫清流干的事,不會去跟整個體系斗爭。所以方步亭幫宋家孔家撈錢,是他不得不干的事,他如果不干,自然會有人替換他繼續干,只會干的更多。

但方步亭又良心未泯,是個正人君子。他之所以坐在技術官僚的位置上,是要有用武之地,也就是在職位允許下,盡量干好事,那些可干可不干的壞事,則絕不干。比如幫宋家孔家撈錢,但自己絕不跟著喝湯,比如用自己的能量去救示威被捕的學生,比如幣制改革中,把自己所有的美金和金銀都交出來,甚至老婆的嫁妝細軟也交出來,絕不私藏,跟老百姓一樣的待遇。

蔣經國這些自命的孤臣孽子們對曾國藩推崇備至,因為他們都是不反當權者,而且忠心耿耿。不過更像曾國藩那樣做事的卻可能是方步亭。曾國藩是晚清的棟梁,他并沒有企圖根本改變行將就木的晚清王朝,而是在其職權范圍之內做份內事。曾國藩殺降兵,屠城,縱容其弟弟收受賄賂,既為了保住晚清那個政權,也為了在這個腐朽體系里自保。

在體系里不得不干的壞事,總有人干的事,那就干,可干可不干的壞事,不干,這是曾國藩和方步亭的共同之處。既不做清流,也不做所謂的孤臣孽子,這兩者都難免被主流排斥。做體系里的不倒翁,只有留在主流體系內,能做的好事才能最大化。

但孤臣孽子也有硬幣的另一面。

這個詞最早是孟子說出來的:“獨孤臣孽子,其操心也危,其慮患也深,故達!币馑际,因為遠離權力中心,所以處處被排擠,被打壓,被誣陷,也就因此能居安思危,深謀遠慮,斗志頑強,也能看到這個體系的危險和脆弱處,同時又能潔身自好堅持信念,所以能活下來的孤臣孽子往往是很精彩的一種存在。

這個判斷,在蔣經國本人身上印證了。在經歷48、49年“打老虎”的失敗后,蔣經國被貶,暫時的失去了權力,但之后又被蔣介石啟用,直到后來接班,大展拳腳。

蔣經國接班,除了他是蔣介石大兒子之外,恐怕有一條是至關重要的,那就是蔣介石遭遇了無力挽回的失敗,他深知那個舊體系的問題,他深知舊體系會瓦解,新體系必須被建立,而那個曾經做了孤臣孽子的,跟舊體系激烈斗爭而落敗的蔣經國,是當然的最好的人選。

馬英九對蔣經國的評價是:他是一個強大的威權領袖,同時又親手終結了威權體制。這樣的事情,發生在一個曾經的孤臣孽子身上,再自然不過了。唯孤臣孽子,深知變革的必要,也有頑強的生命力。

但這并不證明方步亭的判斷是錯的,方步亭仍然是對的。反抗一個體系的孤臣孽子是很難成功的,作為孤臣孽子的蔣經國是失敗了的。而蔣經國后來的成功,其身份不再是孤臣孽子,而是翻身做了一號位,一號位自己做了變革。而幫助他坐上一號位的前任,是經歷了慘痛的不可挽回的失敗的。

所以,是體系的失敗拯救了孤臣孽子,是體系的失敗拯救了體系。

看孤臣孽子在商業上的案例。

據說華為有紅軍和藍軍之分,藍軍扮演假想敵,隨時進攻,紅軍來抵御入侵,藍軍作戰方法是“出人意料”的,這就給紅軍帶來很大的威脅,只有經常與他們“打交道”才不會打敗仗,強大的藍軍使紅軍在演習中不斷進步。藍軍存在于任何領域、任何流程,任何時間和空間都有紅藍對決。

這是鼓勵孤臣孽子的存在,讓孤臣孽子成為主流體系的一部分,本質上,其實是消滅了“孤臣孽子”這樣一種存在,反對力量也是主流,這是一種偉大的體制建設。

張小龍的廣州研發部,俗稱廣研,既不在騰訊的總部深圳,也不在北京,相對獨立,天性就是在野不在朝,不喜歡去總部爭資源、求抱抱那一套,加上是從外部收購而來,長期處于“主流嫡系”之外,作風自成一體,據說這樣一支隊伍,在強管理和強組織部氛圍的阿里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即使在騰訊內部,廣研也一度不被看好,據說曾經討論過換掉張小龍,但被總辦一兩位非常賞識張小龍、現在已經退休的大佬硬保了下來。

后來就是張小龍這只隊伍,鮮明的“孤臣孽子”,在微信之戰里擊敗了另外兩只“嫡系部隊”,最終成了騰訊大船的壓艙石。

馬化騰說的灰度,暗含著對孤臣孽子這種反對力量的理解和容忍,馬化騰說的賽馬中相馬,為孤臣孽子提供了空間。

論到個體的思維日常,所謂孤臣孽子,就是要凡事都要反過來再想一遍。

據說任正非是這樣說的:人的一生中從來都是紅藍對決的,我的一生中反對我自己的意愿,大過我自己想做的事情,就是我對自己的批判遠遠比我自己的決定還大。

水火既濟,雌雄同體。


來源:盧泓言

TAGS:電視 | 新聞轉載:長沙社區通
頂一下
(0)
踩一下
(0)
最新評論     查看全部評論     發表評論
發表評論
·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網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·請注意語言文明,尊重網絡道德,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。
·長沙社區通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非法內容。
相關文章
精品導讀

更多>>長沙常用電話